Shoyan👻

msn大好✨翔总受🌸

整天睡🐈我也想整天睡啊😭

我的人生导师,
我第一次这么喜欢的人,
衷心的祝愿你生日快乐。
35岁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开开心心的,健康第一!

遇到了一只帅气的猫先生。

好想看岩田刚典x樱井翔的粮❥:❥🔫有没有太太投喂!(,,•́.•̀,,)做梦都想看( ・᷄ ・᷅ )

新的一年,要身体健康,继续喜欢岚✌向我担学习,每日前进👊

小润和小翔的观察记录


今天中二班变得热闹不少,长假后许多请假专业户慢慢的也回归了幼儿园。

小翔总是来的很早也几乎从不请假,小润则是每天中午准时接走,三天两头的见不着人。

小翔每天中午都留下睡觉,但是平时乖乖的他只有睡觉的时候特能闹腾。
老师很头疼。

小润不知怎么最近开始下午也在幼儿园睡觉,还偏偏要挤在小翔旁边。小翔可不是很容易亲近的,明明班里的男生都是小翔的朋友,唯独缺了个小润。

小润睡了三天没有一天睡着。

老师很头疼。

小翔终于愿意躺在小润旁边睡觉了。小润还是没有睡着。

老师非常头疼。

小翔睡觉不闹了,小润不睡觉。小翔不跟小润说话,小润偏要跟小翔说话。

小润终于睡着了一次,醒来却穿不上衣服。小翔一把捞过小润的衣服暴力的给他胡乱拉扯上。

老师给小润从头到脚重新穿了次衣裳。

小翔后面有了个跟屁虫叫小润。

老师问小润,为什么总爱跟着小翔?
小润大声的喊出小奶音!“因为我喜欢他,他好帅!”

老师问小翔,为什么总不搭理小润?
小翔插着裤兜仿佛在rap“因为他眼睛太大了,像个米虫,说话太奶了我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好像把我当成他爸爸了,真是伤脑筋啊老师”

老师今天依然很头疼。

🙇🙇🙇

【润翔/二翔】错觉-1

JS/NS末子翔   ä¿®ç½—场

OOC ooc OOC

J是名门少爷设定,N是管家设定,S是导演设定。




1


二宫和也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遍地凌乱的衣服裤子,半拉着的窗帘,录影带流出的不太好听的淫乱声音和床上正在激情拥吻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半推半拒的正溢出诱人呻吟的是他的初恋对象樱井翔,而在他上方压制住他的是他掌管家族的大少爷。

 

二宫和也是松本家的行事管家,家里的一切都由他掌管,对于他家少爷私生活混乱经常带人回来已经见怪不怪了,然而没想到今天看到的竟然是那个人。二宫敲了敲门,给床上的人带去一个提醒。

 

松本松开了樱井翔,又啜了一口他微嘟的唇才抬眼向二宫看去,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二宫所打断的不悦。“怎么了?”松本慵懒的问道。“本家老爷来电,少爷…还请挪步去接听一下,不然后果怎样少爷您是知晓的。”“啧,那个臭老头。”说完,松本润还是迅速的翻身下床,披上了放在床边的浴袍,头也不回的直冲冲的打开大门跑走了。

房里剩下两个人,一时场面略有尴尬。

 

没想到是床上的人先打破了沉默:“好久不见呐Nino。”二宫轻张猫唇“是啊,三年了呢。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啊,翔桑。”床上那人低下头笑了笑:“哈哈nino你变的这么严肃正经真是好不习惯。”“嗯,翔桑才是,你变得完全不像我认识的那个樱井翔。”二宫努力不让自己把视线停留在那个人身上,呆呆的直看着床头。

 

没想到樱井翔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靠近二宫和也,用轻佻的上目线看着二宫,慢慢的仿佛在勾引人似的把双腿打开,用一只膝盖去蹭了蹭二宫的身体。二宫触电一般想往后躲,却被樱井拉住手放在他自己的腿上。二宫感受到那久违的触感和温度,身体不受控制的想去靠近他,想摸向他私密的深处,想感受那让人窒息的包裹。可是,二宫只敢想并不敢行动,即使这个人依然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即使这个人曾经属于他。二宫知道,他家的少爷马上就要回来了。

 

可樱井好像铁了心,手用了全部力气握住了二宫,逼着二宫向他的私密处探去。“求求你摸摸我。”樱井带着乞求的语气传来,二宫的手也终于不受大脑的抵抗抚上了那片温热。樱井带着二宫的手上下动作着,嘴里不停的发出好听磁性的声音,二宫也染上了情欲,渐渐地掌握了主导地位,抚摸着樱井舒滑的后背,在樱井的锁骨上用猫唇点了点。樱井眼角弯弯的,眼里澄清的依旧,只是眼底那笑意让人捉摸不透。一时间二宫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但仅有的一点理智还是强迫着他拒绝了眼前这个人。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二宫赶快松开樱井,退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而樱井依然春光乍泄双眼朦胧的坐在床沿上,两条修长的腿侧弯着,眼底笑意不减。

 

“真是啰嗦,以后老头子的电话再打来就说我出去过夜了。”一边说一边脱衣进门的松本润斜了一眼规规矩矩站在门边的人接着说:“你可以出去了,明早不用叫我起床,料理让厨房自行准备不需过问了。”“好的少爷。”二宫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又撇了一眼床上的人,转身带上了房门。

 

空气凝结了片刻,松本把樱井拉回到床中央,一把拧过樱井的下巴,恶狠狠的说“怎么?这么饥渴,我才走了这么一会就迫不及待让别的男人操你了?是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行啊?”樱井冷笑了一声,右手摸上松本的欲望不带感情地说:“呵,只要能满足我的都可以。”

显然,樱井的话很受用,松本润被激起了欲火,将樱井狠狠压在身下,开始了疯狂地、强烈的占有。

 

走廊的尽头,二宫和也在自己的房间里辗转反侧,他仿佛能看到那个人是怎么躺在少爷身下承欢的,他逼自己不去想,一夜难眠。


-tbc-

 


【JS润翔】喜欢。

 æ¶¦ç¿”《喜欢》

 ooc,现实向,偏润翔。短一发完。

松本润想自己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在休息日站在樱井翔家门口站了二十分钟。没有理由来找他,没有表面上正当的理由来找他,迟迟下不了敲门的手的松本润在犹豫了第十一次要不要离开时,里面的樱井翔打开了门。无视了松本润呆在那里的表情,樱井翔挑了挑眉:“进来吗?不进我关门了哦?”松本润感觉自己脸瞬间热了起来,这个人难道一直知道我在门外吗?真是太丢脸了。

樱井翔补完觉想起来喝点水,结果听到问外有奇怪的声音还以为是小偷,拿着厨房里的武器悄悄的挪到门边,看了看猫眼,发现居然是松本润,一脸惊讶的放下武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有气势的打开门邀请他进来。

松本润反应过来迅速的进门,脱鞋,环视了一圈樱井的家,跟五年前那一次喝醉了之后在这里过夜醒来后看到的没有太大的区别。不算特别整洁但是有一种樱井翔的感觉,依然是很舒服,想到这松本润身体渐渐放松,倚靠在沙发上。

“三分二十五秒”樱井看了看表一脸无奈的看着松本说。

“哎?”

“从你进门到现在对着我的房子犯傻 ä¸€å¥è¯ä¸è¯´ä¹Ÿä¸å‘Šç¤ºæˆ‘你来我家的目的已经过去了三分二十五秒”

“虽然不知道你在门外站了多久 ä½†æ˜¯ä½ æ¥æ‰¾æˆ‘应该是有事的吧 æ¾æœ¬æ¡‘?还是说你有那么讨厌我一点也不想进我家跟我说话”

【不是的……怎么可能讨厌,那个人,这么多年来一直。】

“翔桑 æˆ‘想你是误会了什么。我不讨厌你 å…¶å®žä½ ä¹Ÿæ˜¯çŸ¥é“的吧 æˆ‘今天来也是为这个事,”松本深吸一口气。“为了让岚更好的发展,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好好谈一谈,粉丝都能看出来我们两个之间好像隔了透明人,不如我来问问你,到底为何要这么疏远我,还以为我讨厌你?樱井桑”

“松本桑忘了吗?五年前”

“五年前?”

“看来是忘了啊 â€

“到底怎么了?”松本润有些着急

“五年前咱们聚餐,你难得的喝醉了,那个时候门把猜拳是我送你回家,但是没找到你家的钥匙,没办法只能把你送到我家来,我觉得我已经很尽全力的照顾你了,然而你却嘟囔了一夜的:‘樱井桑!讨厌! æœ€è®¨åŽŒäº†ï¼â€™è¿™ç§è¯â€æ¨±äº•æ¨¡ä»¿ç€å½“时松本的语气,好像有些不高兴。

松本回忆了半天也没回忆出来,而且自己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刚想开口反驳,樱井突然略带激动的站起来:

“既然如此都说开了吧,是你说的讨厌我的,而且那天醒来后你不也是风一样的就跑走了,一句谢谢也没有,我想你果然是讨厌我啊,从那之后我觉得还是跟你保持点距离比较好,毕竟在一个团还是要有点作为是吧?”樱井的这话带着酸气。

不知为何,松本润觉得此时的樱井翔眼神十分悲伤。站在他面前的身体看的出在拼命压抑着自己,刘海垂下来,挡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很羡慕大野智可以在节目上光明正大的夸奖他的眼睛。

“一直很喜欢翔桑从未变过的清澈的大眼睛”

啊,说出来了。翔桑、愣住了呢。

抓住了樱井想躲开的手,一把把他拉回沙发上,强硬的抚开他的刘海,对上他的眼睛,樱井的眼里有很多复杂的情绪,松本看不懂。

“你小子,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模仿利达吗?刚才我说的话你有在听吗?”樱井想挣开松本的束缚,这种被捉住的感觉让他害怕,害怕自己会变成另一个樱井翔,变得不受控制,放下警戒的樱井翔。看出樱井有挣脱的意思,松本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大概是第一次吧,这么近的与翔桑的接触。

 

 

想触摸到更多。

 

 

身体永远快一步,一个利落的勾腿翻身,将那个人压在了身下,手抚上了那个人的脖子,感受到在流动着的血管,他的温度。樱井却挣扎起来,但怎样都摆脱不了松本的压制。松本的手还在他的脖子上乱摸,他很难受,想伸出手阻止松本,却被拦住拿过去放在了松本的左胸。

“翔桑,你听到了吗,我的心跳有多快。

翔桑,翔桑,大概我是讨厌你的”

樱井不在妄图起身,卸下气抬头看着松本,眼睛亮亮的,好像也有很多话想说。

松本用他湿漉漉的眼神直视着樱井:“翔桑,我讨厌你哦,讨厌你总是在我看向你的时候移开视线,讨厌你在乐屋跟别人打闹看到我却像看到瘟神一样离我远远的,讨厌你明明一直关注着我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讨厌你骗我说我讨厌你。”

“我喜欢你哦翔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

说完,见樱井愣愣的,松本低头想去吻他的眼睛,却被樱井发现,先他一步把头转到一边,嘴巴软软的吐出一句,“是喜欢、还是爱。”

出乎樱井意料的,松本没有愣住或是不知所措反而更加欣喜了。松本低下头,呼吸打在樱井耳朵儿边上,带着笑意

“翔桑,这个问题放在以前我肯定会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我想了很久,想着你,想着我们,想到了曾经错过的日子,现在我想告诉你我的答案。

一点一点的喜欢聚集起来就会变成巨大的爱,我想把这些喜欢寄存在你这里,翔桑。”

这下换成樱井翔不知所措了,他的松本润真的是长大了,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但其实他的心早就被他填满了。

 

 

趁樱井不注意,松本快速低下头偷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樱井转过脸笑了出来。“笑什么?”松本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樱井却没有说话,转过来看着松本,用他知道的松本抗拒不了的眼神,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潤,以后的日子一起吧”

“翔桑。”带着激动的诚恳的心情,松本埋头陷进了那片梦寐以求的温暖。

 

“谢谢你,翔桑。”

 

 

【JS润翔】不可说01

很久之前的黑历史,改了改。

ooc,年龄操作有,S有妻女设定,J大概是道明寺性格。

S第一人称~



1

 

“因为破产,急需资金,出租自己……”

 

打下这个标题之后,我停下来,略为犹豫。

 

吸一口气就能感觉衬衣口袋里厚实的通知和单据,像火炭般灼烧着胸口。

 

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我继续打字:

 

“如题。

 

本人35岁,外形还过得去,有一定的人生阅历。

 

对经商、财务、投资有研究,在爱情婚姻问题上有经验。

 

我乐意提供各种不违反法律范围内的服务,比如担任接送司机、陪伴出游、临时男朋友、聊天、逛街、跑腿办事,甚至一些工作和生活问题的探讨和交流,我都可以尽我能力出谋划策。

 

如果有女士对此感兴趣,可以联系我详谈。

 

LINE:sakurai0125 

 

无意者请勿扰,十分感谢。

 

我知道这样的贴子会招骂,无论想骂什么,请大家在这里骂,不是想联系我的不要加我。

 

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这里回贴询问,我会尽量答复。”

 

短短的贴子,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小时反复斟酌。

 

最后,我又加了一句:

 

“需要注明,我不是卖身,我相信,一名成熟男人能为女士提供的服务,除了身体之外,还可以有很多。”

 

终于按下“发表”键,我有点脱力的感觉。

 

S论坛是个宽容度相当大的知名论坛,而且人流量非常多,我希望这个办法能成功。

 

否则,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papa……”

 

一只小手揪住了我的裤脚,我的女儿在叫我。

 

我弯下腰,把她抱起来。

 

女儿还不到一岁,正在牙牙学语。

 

她坐到我膝盖上,马上变成好奇宝宝,一会儿按键盘,一会儿啃鼠标,最后索性蹬着我胸膛,伸手来抓我脸上的眼镜。我顺着她的劲儿把眼镜摘给她,女儿又接着抓我的眼睛。

 

我闭起眼睛,感到小小的手指在眼皮上划拨。

 

“宝宝,你怎么能抓爸爸眼睛呢?”妻子的声音。

 

小手离开了我的眼皮,我睁开眼睛,呵呵一笑:

 

“没事,让她玩吧,我就是把眼睛摘下来给她,也没什么。”

 

“你这人……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妻子怪地说. 

 

女儿在她怀里乐得咯咯笑。

 

我最喜欢看她笑,她有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就像弯弯的小月芽。妻子常说:“她的眼睛真是生的跟你一模一样”

 

“我抱她睡觉去了,你忙你的吧,”妻子退出书房,顺手掩上门,“别熬太晚了,厨房里有雪梨糖水。”

 

我微笑着,在门缝里看着她进了卧室。

 

再打开那个贴子。

 

 

 

还不到十分钟,已经有一长串回贴。

 

不出所料,绝大多数是臭骂的。

 

也有人好奇地给我算帐,结论是我如果不卖身,光凭这样“服务”,根本赚不到多少钱,杯水车薪,有什么用呢?

 

我看着,嘴角忍不住一丝自嘲的笑。

 

我承认我在贴子里这么标榜,出发点不很光明——我其实有卖身的心理准备。但是经商的经验告诉我,直接吆喝要卖的东西,在人们眼里都不值钱。

 

人们消费时,钱大都花在包装、概念和感觉上。对女人来说,更重要的不是床上卖力,而是在床以外的地方能给她更多被爱的感觉。当然,什么爱情游戏最后不都得落实到那一步么,我可以陪她们玩这个游戏,可以陪她们玩到最后——只要她们付钱。

 

登陆LINE,系统信息不断的刷新,发出“滴滴”的声音。

 

我逐一翻看,入目仍然是骂人和讽刺,比起论坛上的言语更为不堪——网络上管闲事的人还真是不少,还真不明白,我出租自己,到底碍了他们什么?

 

滴滴滴。

 

又一条要求身份验证的信息:

 

你真的需要工作吗?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我查看对方的资料,性别是女,30岁,所在城市和我相同。

 

我加了她。

 

“你说你可以做司机和跑腿办事?”

 

“是的。”

 

“既然什么都能干,为什么要出租自己?直接找份司机的工作不难吧?”

 

“我急需要钱,越多越好。”

 

“哈哈哈,你很直接嘛。”

 

“是的,感觉你是爽快人,我也就不转弯抹角。一个司机的薪水满足不了我,而且,我能做的事,应该比司机多。”

 

“你擅长经商、财务、投资?”

 

“擅长说不上,但确实在上头花过力气,算是有一些经验教训。”

 

“那你为什么还破产?”

 

“有一句话说得好,运退黄金失色,时来铁亦生辉。成功和失败,向来半由天命半由人。”

 

“嗯……”

 

“而且,失败乃成功之母。我今天虽然失败,但是我相信这失败的经验,也能对别人有借鉴之用。”

 

“说得不错。对了,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樱井翔。”

 

“好,樱井先生,这样吧,你明天下午2点,带一份简历到MJ商务26楼参加面试。”

 

“我能问是什么工作吗?”

 

“你不是要出租自己?我们正要租一个。恐怕所有你能做的,我们都需要……对了,你能打架吗?”

 

“打……我在健身俱乐部学过一点空手道,不过我想,行家空手就能打倒我。”

 

“哈哈哈,算了,不为难你——不过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我们出的酬劳可能高过你的预期,但是工作也可能超过你的想像。”

 

“没问题。”

 

“明天见。”

 

“好,明天见。”

 

我下了线,站起来把门关严,打开窗户,点了一支烟。

 

从孩子出生后,妻在家里是全线禁烟的,但是此刻我需要一点放松。

 

我疲倦地靠在窗台上,上身探出窗外,望着天上的星光,浅淡的烟雾从我面前升腾,衬在深蓝色的夜空中,像挣扎的肉体,缭绕不休,渐渐稀薄。

 

“发生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妻不知何时进来,温柔地从身后抱住我。

 

“没事,我能处理。睡吧。”我灭掉香烟,转身微笑。

 

在床上,妻默默钻进我怀里,像结婚前几年那样,把头枕在我手臂上。

 

我伸手搂住了她,用下巴轻轻蹭着她的额头。

 

“公司还能维持吗?”妻突然轻声说,“我知道山本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山本太太都不敢再跟我联系。”

 

我一怔。

 

“要不,我再出去工作吧,我们一起努力,相信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妻很认真地抬头看着我。

 

“真的不需要。公司的事已经了结,我不会再跟山本隽合作。现在我谈了另一个项目,成功的话就一切都没问题。”我心里酸酸的,只得尽量用温和平静的声音安慰她,“你身体不好,生了宝宝之后我就更不能让你劳累了,别忘记,结婚时我答应过,照顾你一辈子。”

 

“我……我希望能分担你的压力。”

 

“好啊,那交给你个任务。”我把脸一板,严肃地说,“把宝宝喂成小猪吧,我喜欢她胖胖的在地上爬。”

 

妻终于撑不住笑了。

 

次日,出门前我微微踌躇。

 

出租自己,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我不知道。但是合伙人的背叛,公司遗留的债务,家庭的责任,这一切我必须承担。

 

而且我必须尽快为家人谋求生活的保证,现在我一无所有,也只剩下自己。

 

在镜子前穿戴整齐,妻帮我系好领带,端详着,突然俏皮地轻轻抱我一下:

 

“大帅哥,出门要小心哦。”

 

MJ商务26楼,MA-JUN进出口有限公司,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是会客室里等面试的人非常多,我把简历交给了前台,也开始耐心等候。

 

终于进入总裁办公室,我有点意外。

 

原以为会看到昨晚跟我联系的女人。

 

但那里面是个非常年轻的男人,长手长脚正大字型摊在总裁座位上,一脸的不耐烦。他的面前有着闪亮亮的名牌:总裁松本润。

 

进门之后,他冷冷地打量着我,没有说话,甚至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我交给前台小姐的简历正摊开放在他桌面上,我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他身上虽然穿着考究的正装,但是一头桀傲不驯的刺猥短发,松松垮垮的肢体语言,看起来更像街头不良少年,硬生生被裹在那套以低调奢华著称的名牌衣服里。

 

我看是不单他难受,连它都难受。

 

“Sit”,小青年盯着我,用着不屑的上目线,抬起浓密的睫毛,好看的嘴里吐出一个字。

 

我们的眼睛对视,有几秒钟的静默。

 

我微笑起来,挺直了身体:

 

“您是这里的总裁?”

 

“不行吗?”

 

“哦,那对不住了,我想退出这次面试。”

 

“什么?”

 

他措手不及,不由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现在觉得,这家公司的发展前景我不看好。另外,如果我没记错,前台小姐告诉我,今天您是要招聘总裁助理,而不是训狗。”

 

略微欠一欠身,我转身准备离去。

 

“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当不了这个总裁?会把公司搞垮?”身后传来带着怒气的声音。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你自己如果看得起自己,也不需要这诸多作派。”停下脚步,我的语气不卑不亢。

 

“老姐说,你很缺钱,叫我看着合适的话可以用五十万租下你。”很快,小青年略带奶气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今天出一百万,你给我留下。”

 

很好,我正需要这笔钱。

 

 

 

我的手握着门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您确定不需要再面试其他人了?”

 

“没错,我要定你了!”小青年咬牙切齿地说。



补档打卡🎆同框即糖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