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yan👻

msn大好✨翔总受🌸

【JS润翔】不可说01

很久之前的黑历史,改了改。

ooc,年龄操作有,S有妻女设定,J大概是道明寺性格。

S第一人称~



1

 

“因为破产,急需资金,出租自己……”

 

打下这个标题之后,我停下来,略为犹豫。

 

吸一口气就能感觉衬衣口袋里厚实的通知和单据,像火炭般灼烧着胸口。

 

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我继续打字:

 

“如题。

 

本人35岁,外形还过得去,有一定的人生阅历。

 

对经商、财务、投资有研究,在爱情婚姻问题上有经验。

 

我乐意提供各种不违反法律范围内的服务,比如担任接送司机、陪伴出游、临时男朋友、聊天、逛街、跑腿办事,甚至一些工作和生活问题的探讨和交流,我都可以尽我能力出谋划策。

 

如果有女士对此感兴趣,可以联系我详谈。

 

LINE:sakurai0125 

 

无意者请勿扰,十分感谢。

 

我知道这样的贴子会招骂,无论想骂什么,请大家在这里骂,不是想联系我的不要加我。

 

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这里回贴询问,我会尽量答复。”

 

短短的贴子,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小时反复斟酌。

 

最后,我又加了一句:

 

“需要注明,我不是卖身,我相信,一名成熟男人能为女士提供的服务,除了身体之外,还可以有很多。”

 

终于按下“发表”键,我有点脱力的感觉。

 

S论坛是个宽容度相当大的知名论坛,而且人流量非常多,我希望这个办法能成功。

 

否则,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papa……”

 

一只小手揪住了我的裤脚,我的女儿在叫我。

 

我弯下腰,把她抱起来。

 

女儿还不到一岁,正在牙牙学语。

 

她坐到我膝盖上,马上变成好奇宝宝,一会儿按键盘,一会儿啃鼠标,最后索性蹬着我胸膛,伸手来抓我脸上的眼镜。我顺着她的劲儿把眼镜摘给她,女儿又接着抓我的眼睛。

 

我闭起眼睛,感到小小的手指在眼皮上划拨。

 

“宝宝,你怎么能抓爸爸眼睛呢?”妻子的声音。

 

小手离开了我的眼皮,我睁开眼睛,呵呵一笑:

 

“没事,让她玩吧,我就是把眼睛摘下来给她,也没什么。”

 

“你这人……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妻子怪地说. 

 

女儿在她怀里乐得咯咯笑。

 

我最喜欢看她笑,她有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就像弯弯的小月芽。妻子常说:“她的眼睛真是生的跟你一模一样”

 

“我抱她睡觉去了,你忙你的吧,”妻子退出书房,顺手掩上门,“别熬太晚了,厨房里有雪梨糖水。”

 

我微笑着,在门缝里看着她进了卧室。

 

再打开那个贴子。

 

 

 

还不到十分钟,已经有一长串回贴。

 

不出所料,绝大多数是臭骂的。

 

也有人好奇地给我算帐,结论是我如果不卖身,光凭这样“服务”,根本赚不到多少钱,杯水车薪,有什么用呢?

 

我看着,嘴角忍不住一丝自嘲的笑。

 

我承认我在贴子里这么标榜,出发点不很光明——我其实有卖身的心理准备。但是经商的经验告诉我,直接吆喝要卖的东西,在人们眼里都不值钱。

 

人们消费时,钱大都花在包装、概念和感觉上。对女人来说,更重要的不是床上卖力,而是在床以外的地方能给她更多被爱的感觉。当然,什么爱情游戏最后不都得落实到那一步么,我可以陪她们玩这个游戏,可以陪她们玩到最后——只要她们付钱。

 

登陆LINE,系统信息不断的刷新,发出“滴滴”的声音。

 

我逐一翻看,入目仍然是骂人和讽刺,比起论坛上的言语更为不堪——网络上管闲事的人还真是不少,还真不明白,我出租自己,到底碍了他们什么?

 

滴滴滴。

 

又一条要求身份验证的信息:

 

你真的需要工作吗?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我查看对方的资料,性别是女,30岁,所在城市和我相同。

 

我加了她。

 

“你说你可以做司机和跑腿办事?”

 

“是的。”

 

“既然什么都能干,为什么要出租自己?直接找份司机的工作不难吧?”

 

“我急需要钱,越多越好。”

 

“哈哈哈,你很直接嘛。”

 

“是的,感觉你是爽快人,我也就不转弯抹角。一个司机的薪水满足不了我,而且,我能做的事,应该比司机多。”

 

“你擅长经商、财务、投资?”

 

“擅长说不上,但确实在上头花过力气,算是有一些经验教训。”

 

“那你为什么还破产?”

 

“有一句话说得好,运退黄金失色,时来铁亦生辉。成功和失败,向来半由天命半由人。”

 

“嗯……”

 

“而且,失败乃成功之母。我今天虽然失败,但是我相信这失败的经验,也能对别人有借鉴之用。”

 

“说得不错。对了,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樱井翔。”

 

“好,樱井先生,这样吧,你明天下午2点,带一份简历到MJ商务26楼参加面试。”

 

“我能问是什么工作吗?”

 

“你不是要出租自己?我们正要租一个。恐怕所有你能做的,我们都需要……对了,你能打架吗?”

 

“打……我在健身俱乐部学过一点空手道,不过我想,行家空手就能打倒我。”

 

“哈哈哈,算了,不为难你——不过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我们出的酬劳可能高过你的预期,但是工作也可能超过你的想像。”

 

“没问题。”

 

“明天见。”

 

“好,明天见。”

 

我下了线,站起来把门关严,打开窗户,点了一支烟。

 

从孩子出生后,妻在家里是全线禁烟的,但是此刻我需要一点放松。

 

我疲倦地靠在窗台上,上身探出窗外,望着天上的星光,浅淡的烟雾从我面前升腾,衬在深蓝色的夜空中,像挣扎的肉体,缭绕不休,渐渐稀薄。

 

“发生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妻不知何时进来,温柔地从身后抱住我。

 

“没事,我能处理。睡吧。”我灭掉香烟,转身微笑。

 

在床上,妻默默钻进我怀里,像结婚前几年那样,把头枕在我手臂上。

 

我伸手搂住了她,用下巴轻轻蹭着她的额头。

 

“公司还能维持吗?”妻突然轻声说,“我知道山本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山本太太都不敢再跟我联系。”

 

我一怔。

 

“要不,我再出去工作吧,我们一起努力,相信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妻很认真地抬头看着我。

 

“真的不需要。公司的事已经了结,我不会再跟山本隽合作。现在我谈了另一个项目,成功的话就一切都没问题。”我心里酸酸的,只得尽量用温和平静的声音安慰她,“你身体不好,生了宝宝之后我就更不能让你劳累了,别忘记,结婚时我答应过,照顾你一辈子。”

 

“我……我希望能分担你的压力。”

 

“好啊,那交给你个任务。”我把脸一板,严肃地说,“把宝宝喂成小猪吧,我喜欢她胖胖的在地上爬。”

 

妻终于撑不住笑了。

 

次日,出门前我微微踌躇。

 

出租自己,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我不知道。但是合伙人的背叛,公司遗留的债务,家庭的责任,这一切我必须承担。

 

而且我必须尽快为家人谋求生活的保证,现在我一无所有,也只剩下自己。

 

在镜子前穿戴整齐,妻帮我系好领带,端详着,突然俏皮地轻轻抱我一下:

 

“大帅哥,出门要小心哦。”

 

MJ商务26楼,MA-JUN进出口有限公司,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是会客室里等面试的人非常多,我把简历交给了前台,也开始耐心等候。

 

终于进入总裁办公室,我有点意外。

 

原以为会看到昨晚跟我联系的女人。

 

但那里面是个非常年轻的男人,长手长脚正大字型摊在总裁座位上,一脸的不耐烦。他的面前有着闪亮亮的名牌:总裁松本润。

 

进门之后,他冷冷地打量着我,没有说话,甚至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我交给前台小姐的简历正摊开放在他桌面上,我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他身上虽然穿着考究的正装,但是一头桀傲不驯的刺猥短发,松松垮垮的肢体语言,看起来更像街头不良少年,硬生生被裹在那套以低调奢华著称的名牌衣服里。

 

我看是不单他难受,连它都难受。

 

“Sit”,小青年盯着我,用着不屑的上目线,抬起浓密的睫毛,好看的嘴里吐出一个字。

 

我们的眼睛对视,有几秒钟的静默。

 

我微笑起来,挺直了身体:

 

“您是这里的总裁?”

 

“不行吗?”

 

“哦,那对不住了,我想退出这次面试。”

 

“什么?”

 

他措手不及,不由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现在觉得,这家公司的发展前景我不看好。另外,如果我没记错,前台小姐告诉我,今天您是要招聘总裁助理,而不是训狗。”

 

略微欠一欠身,我转身准备离去。

 

“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当不了这个总裁?会把公司搞垮?”身后传来带着怒气的声音。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你自己如果看得起自己,也不需要这诸多作派。”停下脚步,我的语气不卑不亢。

 

“老姐说,你很缺钱,叫我看着合适的话可以用五十万租下你。”很快,小青年略带奶气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今天出一百万,你给我留下。”

 

很好,我正需要这笔钱。

 

 

 

我的手握着门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您确定不需要再面试其他人了?”

 

“没错,我要定你了!”小青年咬牙切齿地说。



评论(15)

热度(47)